纺织服装网

当前位置:首页
>>
>>
正文

美国投资家看好中国民企

———本报专访美前总统经济顾问约翰·拉特里奇博士

约翰·拉特里奇博士,30岁进入白宫,是美国两届(里根时代和老布什时代)总统经济顾问,是里根时代美国经济框架的主要缔造者,老布什时代政府白宫税收政策顾问。他每周定期在FOX新闻频道、CNBC电视台、CNN作经济评论与分析,并在《福布斯》、《财富》、《华尔街》杂志、《金融时报》等多家媒体上发表数以百计的论文,并为通用、波音、福布斯等全球知名公司或机构做过顾问和讲学,出任000多家公司的经济顾问。现为美国投资机构“拉特里奇资本”的创始人和董事长,蒙代尔国际企业家大学和北京工业大学联合举办的“蒙代尔国际企业家商学院”外方院长。

他,是里根和老布什政府时期的经济顾问,美国经济框架的主要缔造者;

他,是一位成功的投资家,“拉特里奇资本”的创始人和董事长,在全球为制造业、分销业和服务性公司的投资额超过.5亿美元;

他,是一位具有战略眼光的前沿经济学家,对中国经济发展保持着足够的信心,并出任北京海淀区区长的首席专家顾问。

他,就是30岁便进入白宫参与制定政府经济计划,并成为总统高级智囊的世界级经济大师约翰·拉特里奇博士。

2007年月2日上午,58岁的拉特里奇先生在北京接受了本报记者的独家专访。当天下午,他即将和另外4位外国专家一起,接受北京市长王岐山为他们颁发的“长城友谊奖”,该奖设立于999年,用以表彰为北京的建设与发展做出突出贡献的外国专家。迄今已有位外国专家获此殊荣。“我只是为海淀区做了一些引资工作,就得到这样的奖项,我感到很荣幸。”他微笑着对记者说。

睿智而儒雅,平和而深刻,与拉特里奇先生交谈,让你感受到除了思想以外,还有真诚。

民营企业是重要力量

记者:对中国民营企业和民营企业家有什么评价?

拉特里奇:我对中国有着很深的感情,去年来了8趟,今年将每月来中国一次。我来中国的目的不是为了赚钱。我的父亲是工人,祖父是农民,他们都没钱。我赶上了好时候,受到了良好的教育,非常非常幸运地,我取得了成功,成为成功的投资家。我不缺钱,只想尽自己所能做点贡献。

我具有投资、政府顾问、经济和媒体等四个方面的经验,这不是一个普通组合,而是非常有经验的独特组合,这些优势可以帮助我去解决问题,为中美子孙后代的美好未来尽力。

过去0年,中国的民营企业对中国经济的发展起到了非常重要的作用。我在中国很多地方、学校进行讲座,也与投资家进行交谈,中国年轻企业家充满的活力令人惊讶。今天的中国年轻人,令人想起上世纪50年代的美国人。那时二战结束不久,美国年轻人以乐观的心态,对国家、对未来、对工作、对教育充满了期待和热情。现在的中国正在经历着同样的时代。当前在中国,资本市场、竞争甚至比美国还要明显。

我对中国企业家最深刻的印象,是他们对未来充满信心,创业时具有勇气。我作为IBM的首席经济顾问,到北大、清华、人大、社科院等学院举办讲座,中国的学生和科学家的素质都非常高,这对于一个新成立的公司是非常重要的,也是一个公司得以立足的第一要素。

记者:那么另一个要素?

拉特里奇:就是资金。中国现在面临的最大一个问题就是资本市场的问题。太多的钱流入银行,而银行贷款只对大公司感兴趣,对中小企业兴趣不大。

我们知道中国国企获得资金的途径是股市和银行,而民营企业获得资金的渠道不仅少,而且困难得多。但中国民营企业是中国经济发展的重要动力已是不容置疑的事实。去年2月日具有非凡意义,因为中国入世5周年过渡期正式结束,金融服务领域实现完全开放,外国资本被允许进入。美国的投资家们对中国的国有企业没有太大的兴趣,他们看好中国的民营企业前景,并以风险资本等方式对民营企业进行投资或融资。现在从美国纽约飞往中国北京的头等舱都是满的,早就被预订一空了,客人基本上都是私人投资者、银行家们。

记者:入世5周年中国服务领域完全开放对中国企业家的意义?

拉特里奇:中国年轻人想创业,要成立公司,依赖资本市场的增长要比依赖GDP的增长好。因此,如何在遵守信用和风险管理这两方面做得更好,对于中国企业家来说,是一个机遇也是一个挑战。

中国开放资本市场正逢其时

记者:现在对中国来说,具备了全面开放资本市场的条件了吗?

拉特里奇:现在是开放的好时机。开放会加快中国市场的变化速度,并带来一些稳定。中国目前的缺陷不在GDP,而在于资本市场。与其担忧中国的消费、储蓄、商业等,不如集中发展中国的资本市场,这不但将使中国的GDP增长得更快,而且会让GDP增长更加平稳。长期而言,稳定性是最重要的考虑。

美国的GDP大约为3万亿美元,而美国资本市场的资本约为65万亿美元,其中50万亿美元来自房地产、制造业等领域,5万亿美元来自金融业资产、债券、银行票据、保险公司保证金等领域。也就是说,美国GDP要积累大约3年,才能达到资本市场的规模,可见美国资本市场对经济发展的作用不可估量。而过去25-30年,正是因为有这样一个很大的稳定的资本市场,才让美国经济保持了繁荣和增长。

反观包括中国在内的新兴市场,资本市场相对于GDP非常

小。中国加入W TO后的主要目的,就是要让资本市场变得越来越雄厚,这样才能保证GDP的稳定增长。

记者:完全开放难道没有风险吗?

拉特里奇:用物理学上两个相连容器的压力原理来解释,也同样适用于资本市场的投资和回报。美国资本市场大,价格低,投资回报率为4%;中国资本市场小,价格高,投资回报率为30%。二者进行流动后,美国的资本就会很快流入中国,并得到较高回报;而同时,中国的资本市场也将得到发展。二者之间关键在于平衡。如果不平衡(资本大量涌入),就会出现漩涡,也即市场紊乱,所以我们的任务就是用共同的经济原理,消除资本的差别。

资本市场开放带来的另一个风险是,中国必须尽快建立数据库和分析工具,来评估信贷风险。

我的建议是,中国GDP要保持每年0%的增长速度,那么资本市场的增长速度就应该更快,达到20%-30%。这样大约20年后,中国GDP必将超过美国。

人民币汇率必须保持稳定

记者:昨天(日)人民币兑美元突破7.8:,你如何看待?

拉特里奇:是不是7.新乡哪个医院癫痫病8:并不重要,也许会吸引新的投资者,但对已经投资中国的那一部分投资者来说,并不见得是好事,所以我说不好是7.8:好,还是8:好,或者6:好。关键还是在于保持汇率的稳定,不要改变货币价值。

固定汇率让中国在过去5年里保持了世界上最快的经济增长率以及低通货膨胀率。中国领导人应当努力告诉人们,固定汇率是良好的方式,人民币的可自由兑换应缓慢地、谨慎地逐步实现。当然,如果实现人民币可自由兑换,那么对于中国企业海外投资还是有很大意义的。未来5年中国企业将面临到外国投资、兼并、购买等问题。

记者:你如何看待去年底以来

中国股市的表现?

拉特里奇:股市的涨跌是每年都会发生的事情,问题是引起股市泡沫的人知不知道自己在干什么。中国股市高增长、高利润、低利率,这也是吸引外资的主要原因。比如最近中国人寿上市,外资购买踊跃。我本人也拥有中国陕西治疗小儿癫痫的医院人寿、中国移 动等股票。

但中国房地产存在很大风险,这是一个大问题,也不好管理。中国政府正在给房地产投资降温,但效果需要观察。中国的高储蓄率不是问题,这有社会保障、医疗等因素的影响,但不是主要的。预计未来中国将安阳知名癫痫病医院有更高的储蓄率。

中美需更多沟通减少摩擦

记者:普通美国人对中国了解多少?

拉特里奇:大多数美国人对中国还在用冷战思维。只有到过中国的美国人才惊叹于他们的“新发现”。我发现,了解美国的中国年轻人,十倍于了解中国的美国年轻人。从媒体的角度说,美国媒体出于收视率的考虑,多会选择中国的负面新闻来进行报道,起到了误导观众的作用。而政治因素有时比政策因素更令人头疼,政治阻力有时会导致经贸合作流产。

记者:中美这种矛盾如何解决?

拉特里奇:这或许是一个重要问题。美国政治粗略划分,大致共和党代表资本和雇主,民主党代表传统制造业和工人。共和党人比民主党人更趋向自由贸易。中美贸易摩擦,其实就是惧怕高科技、不喜欢变化、因全球化竞争而造成大量工人失业的产业、希望采取贸易保护主义的州和国会中代表这些利益的一些议员,他们所制造的摩擦。过去发生的一个经济问题,也许就会成为今天的政治争端。比如纺织业是昨日的产业,却成为今日的政治。

去年月美国中期选举,民主党取得了参众两院的控制权。预计国会将爆发一场自由贸易和保护主义之间的斗争。中美贸易摩擦,其实就是共和党和民主党、资本的所有者和使用者、国会和财政部之间的斗争。所以中美经贸关系将因此受到严峻考验。中国必须了解这一点。

中美就像“一个房间里的两只大象”,要解决矛盾,最好的办法就是沟通。这就需要每个人来做工作———无论政府还是民间。而消除美国人对中国的冷战思维、通过交流避免争端上升到国会和媒体,是我来中国的根本原因。

中华工商时报